贝博官网app-女员工告男上司性骚扰胜诉 男方拒绝道歉将被强制执行

中国首例以“性骚扰损害责任纠纷”独立案由胜诉案件

女员工告男上司性骚扰胜诉

男方拒绝道歉将被法院强制执行

“如果我不去做这件事,可能会有下一个受害者。”收到法院判决书后,张娴(化名)紧张地拆开,当看到“驳回上诉,维持原判”8个字时,放声痛哭。

近900天里,张娴打了几场官司,因不断上诉放弃了工作。这一切缘于一次肮脏的拥抱,她曾经的上司李某(化名)在房间内对其进行性骚扰。

张娴不是唯一的受害者。在了解到同事兼好友王丽(化名)甚至多次遭到李某性侵时,两人将李某告上法庭。几经上诉宣判,李某性骚扰案尘埃落定,成为中国首例以“性骚扰损害责任纠纷”独立案由胜诉的案件。

判决生效后,李某拒绝公开道歉。12月18日,人民法院公告网发布强制执行公告,要求李某当面以口头或书面方式赔礼道歉。但此时李某早已离开事发地去了外省工作。

肮脏的拥抱

2014年,张娴大学毕业,在成都找到了一份专业对口的社工工作。该公益组织的理事人李某在业界颇为知名,能力强,活跃程度高,被称为“明星社工”。

入职后,张娴和李某成为同事,“是上下级关系,说话也仅限于工作。”

作为公益行业界的大佬,新入职的张娴对李某无疑是仰视姿态,这位“精神领袖”长得高大壮实,外表堂堂,给人以正派印象。但李某在张娴心中的人设,因为一次肮脏的拥抱,彻底崩塌。

2015年夏天一天,任职项目主管的张娴从成都温江区回到工作地点,疲惫不堪正打算回宿舍休息时遇到了李某,寒暄几句,聊了聊工作,两人礼节性地拥抱了一下。“当时团队都有礼貌拥抱的习惯,彼此鼓励,从没有越界,所以我没想那么多。”张娴说。

短暂拥抱几秒后,准备松手的张娴发现,李某并没有放手的意思。她拍了拍肩膀说,“好了好了。”但李某依旧没有移开双手,并继续抚摸她身体的其他部位。

张娴开始变得慌乱起来,宿舍里只有他们两个人,空气中弥漫着紧张的味道。她有点警惕,但又怕直接反抗会激怒李某造成更不堪的后果。趁着李某放松时,张娴推开了他,迅速跑回房间将门反锁。

备受侮辱的张娴努力控制住颤抖的身体,给李某发去消息,怒斥其行为。李某回了一句:“对不起”。轻飘飘的三个字,不足以让张娴冷静,她打电话给当时的男友(时为同事、现丈夫)诉说了此事。“真的是李老师?”在男友心中,同样引发了震惊与愤怒。

沉默中爆发

张娴男友随即与李某通话质问,并将此次通话录音留存证据。李某在电话中承认不妥行为,并表示愿意道歉。“一直说要道歉,但从事发至今从没有当面进行道歉。”张娴说。之后的工作中,李某就像没事一样一切如常,但张娴心中的创伤却丝毫未减,裂口越来越大。

很多人问过张娴,为什么不当时就离职,或者与李某正面交锋。张娴无奈说,面对自己的上司,有着深厚社工经历基础和深远人脉的“对手”,她如何与之抗衡?对当时的她来说,除了维持表面和平,似乎没有更好的办法。

地位的悬殊,让张娴没有以卵击石的莽撞勇气,她只好选择沉默与隐忍。

2015年9月,张娴离职前往上海复旦大学读研,近3年时间里,每每回忆起那个肮脏的拥抱和李某无所事事的表情,万般酸楚涌上心头,时而哭泣时而愤恨。反复的情绪到达临界点,在与朋友王丽的倾诉中彻底爆发。

王丽和张娴是同在李某单位的同事,工作关系让两人成为好友,从上海回到成都后,在参加一次聚会时,张娴忍不住将此事告诉给了王丽。

“永远不要怀疑你的判断,李某就是这样的人。”王丽的回答让张娴感到诧异,更让她感到震惊的是王丽之后的讲述:李某曾多次对她性侵。王丽表示,从2014年起,李某在违背王丽意愿的情况下,强行与其发生性关系达5次以上。

“如果我当时就站出来,可能张娴就不会是下一个受害者。”王丽说,不是没想过报警,但考虑到李某的身份与父母的崩溃,她也选择了沉默。“拿着2000多元的工资,实在没有底气。”王丽不知道该如何重新开始生活,也不敢离职,期间精神出现严重抑郁,一度有自杀倾向。

2018年,王丽和张娴联合起诉李某侵害一般人格权,并附带民事赔偿。2019年6月,成都市武侯区人民法院判定李某败诉,令李某当面以口头或书面方式赔礼道歉,驳回了民事赔偿和认定单位的责任。王丽申请的性侵案为刑事案件,由法院移交给公安机关侦查,但因事发多地已拆迁无法指认现场、无目击证人、王丽无法提供生物检材等,目前警方尚未立案。王丽称曾多次前往公安机关录笔录,最近一次公安机关通知她做笔录的时间为2020年9月。

将强制执行

一审判决生效后,张娴提出上诉,李某方也因不服判决结果上诉。让张娴感到惊讶的是,曾经的同事,业界的前辈,有多人出庭为李某作证,证明他是个“好人”。

有人在出庭前问张娴:“李某这么好的一个人,是不是你误会了。”还有人质问她,为何要毁了李某。张娴和王丽也曾把这件事公布在网络,质疑和诋毁的声音不绝于耳。张娴万万没想到,明明自己是受害者,却偏偏要承受流言蜚语。

2020年6月,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二审维持一审判决。

二审判决后,李某继续提起上诉,认为其行为不构成“性骚扰”,认为张娴利用多年前的一个拥抱抹黑他。2020年9月28日,法院驳回李某发起的再审申请,维持二审判决。

收到判决书的张娴流下眼泪,最终判决没有辜负自己的付出。从一审到现在,因精力有限,张娴放弃工作全力打官司,至今没有再工作。

华西都市报、封面新闻记者曾多次联系李某,但其电话无人接听,通过张娴讲述和查询官方资料了解到,李某已不在四川,目前在河北某社工组织工作。同时,李某是该公益组织的法人代表。

张娴质疑,为什么有性骚扰经历的人,还能活跃在公益行业,她曾多次向该组织写信发邮件,均未回应。

至此,这起中国首例以“性骚扰损害责任纠纷”独立案由胜诉案法定程序已完结,根据法院判决,李某应向张娴当面以口头或书面方式赔礼道歉。判决生效后,李某未履行其道歉行为。12月18日,人民法院公告网发布强制执行公告,要求李某道歉。

据了解,李某已拒绝接听法院电话。同时,其任职公司官方网站,常有李某的工作活动报道。

华西都市报-封面新闻记者田之路

[ 编辑: 佘湘娥 ]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alhurra-sawa.com

Author: admin